稅收猛於虎

2005.05.10

工黨政府自1999年執政以來大力增加稅種和提高稅率, 幾年來所增加的稅種和提高的賦稅已多達二十一項。

這些增加的稅收中包括將年收入6萬元以上的最高個人所得稅收由33%提高到39%,光是此舉就影響到20%的紐西蘭公職人員的實際收入水準。另外,出生、死亡、結婚登記費用提高42.9%、更新汽車駕照費用從$29.50提高到$44.30、 家畜屠宰稅每頭增加50%, …… 而最新增加的賦稅是4月1日開始實行的每公升增加5C(未含GST)的汽油稅和增加輕型柴油車輛的道路使用費,這一稅收可令政府每年增收約2.07億元。

就在民眾為不斷增加的沉重賦稅收叫苦不迭的時候,工黨最近又宣佈要增加新稅種----煙塵排放稅。工黨計畫從2007年4月份起將每升汽油價格提高約4C,將電費價格增加6%。政府承認此舉將會使每戶人家一周用在電費、燃料方面的開支增加4元。

政府增收煙塵排放稅是為了執行旨在保護地球環境的"京都協議",這原本無可厚非。然而,問題是紐西蘭的煙塵排放稅比歐洲的同類稅種高出了一倍不說,還把這筆稅加在油價中,讓全體國民來承擔。而歐洲國家的做法則是讓把這筆稅分攤到與排放煙塵有關的製作商頭上。兩相對照,哪里的做法更公平合理、哪里的政府更體恤民生,大家一望便知。

由於稅收的膨脹,政府這幾年來財政盈餘也一直在迅猛增加,據最新統計,政府的財政盈餘接近80億元,同澳大利亞今年的財政盈餘幾乎相等。然而,澳大利亞的人口是紐西蘭的五倍,考慮到這一點,我們說工黨政府實在是"橫徵暴斂"恐怕一點都不為過。

國家財政收入應當是來自於民,取之於民。然而,工黨政府卻肆意揮霍從百姓那裏搜刮來的血汗錢,並且利用這些錢來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營造關心民生福祉的假像。所以,我們經常能夠從反對黨和媒體所揭發的事實中聽到一些如天方夜譚般的故事。例如本該坐牢的殺人犯每年花費納稅人14萬元住在條件舒適的私人醫院中;為了送一部本土製作的短片參加今年的戛納電影節,國家電影委員會不惜花費納稅人25萬元派出由23人組成的龐大團隊(還不包括參賽影片製作人元)奔赴戛納。相比較之下,有兩部電影作品參賽的澳大利亞只派出了6個人參加。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政府本週一宣佈給已經瀕臨破產的毛利高等學校Wananga 2,000萬元貸款來維持該學校的苟延殘喘。僅僅在過去一年,政府就給這所毛利高校投入了2.39億元鉅款。五年之內,政府從最初每年撥款500萬增加到去年一年的2.39億元,而結果是這所學校在行政管理、教學管理和財務管理上一塌糊塗,主要管理人員利用裙帶關係大肆中飽私囊。

今年的大選即將來臨,如果選舉結果仍舊是工黨執政,可以想見在未來的歲月中我們普通百姓賦稅負擔只會越來越重、生活會越來越艱難、罷工潮也會越來越多。然而,我們可以用手中的選票來為國家的命運和自己的命運做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