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Kiwi母親送上我們的關懷

2005.08.18

對橫穿奧克蘭大學的Symond Street我曾經充滿了美好的感情。上世紀八十年中期,我在奧大美術學院自費讀研究生,兩年的求學生涯中, 我在Symond Street行走了無數遍,後來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成立之初公司就設在 Symond Street上。

然而, 二零零四年三月發生在Symond Street上的一場車禍, 使Symond Street在我心頭變得沉重起來,在那場車禍中,中國留學生叢波在被勒令禁止駕駛的情況下,違規駕駛,在Symond Street做U字掉頭時,將在道路上駕摩托車正常行駛的奧克蘭大學工程學學生詹姆斯和坐在車後的朋友分別撞死和撞傷。

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叢波在法庭上拒絕承認他是故意違法駕駛, 說他英語不好,不明白出事兩個月前接到的罰單上有禁止他駕駛的內容。法庭判決叢波在兩年的時間內接受二百五十小時的社區工作並不得駕車, 同時要向兩位受害人各作出五千元的賠償。然而, 讓人更難以接受的是,肇事者在僅僅支付了300元的賠償和做了一天社區勞動之後就悄悄離開紐西蘭,他借移民局取消其學生簽證(因其不上課)而溜回國以逃避法庭的裁決。

不久前, 我專程到受害人詹姆斯的家中探望遭受喪子之痛的母親,使我震撼的是這位KIWI母親的樸實無華。全家人居住在一個UNIT裏,但顯然是一個教養良好的家庭, 全家三個孩子都是大學生。詹姆斯的的母親一邊抹著淚水,一邊講述她可愛的兒子, 一個典型的喜歡運動和釣魚的KIWI年輕人, 一個對汽車設計非常有興趣的有志向的年輕人。

這位KIWI母親的敍述使出我強烈地感受到她的善良和深明大義,也強烈地感到我們肇事孩子的行為對不住我們的民族道德、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他逃避的不僅是法庭的責任, 更是道義上的責任。

我是懷著十分複雜的心情去看望這位KIWI母親的。作為國會議員, 我有責任關心所有的紐西蘭公民, 並要為他們說話,同時也因為我是一個華人議員, 有責任和義務出來維護我們華人形象, 譴責這種不負責任、令我們整個族群蒙羞的事,把我們民族形象上的損失盡可能減低到最少。

我也是為人父母, 有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女兒, 設身處地地想一下,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我們會如何感受。

我希望我們華人社會中有更多的人出來關注受害者家庭, 用我們的同情和愛意來儘量抹平這位kiwi母親和他們家人內心的創傷。

專門捐款帳號:ASB銀行:12-3016-0591099-00,收款人:Fund for Accident, 熱心人士可到任何一家ASB銀行提供捐助。

2005-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