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本地政治就如關心我們自己

2004.07.25

首先,感謝先驅報編輯部開闢這樣一個 “紐華講堂”。在此,我只想以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與大家談談心,拿出個人的觀點與大家一起討論。

常常聼朋友們說“我只管我的生意,不關心政治” ;“我們只搞社團活動,保持中立,與政治無關” ;“我每日只管孩子,先生,洗衣做飯,政治不是我們平常百姓搞得懂的東西” ;更有爽快地的朋友直吐心中的不屑一顧“搞政治的人沒一個好東西,都是一幫政客,我誰也不信” ;還有許多人說“在中國大陸,我們哪敢碰政治,躲都躲不及呀!再説,我去管政治,誰聼我的呢” ?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安分守法的好公民,我相信大家說的都是心裏話。

“政治”一詞(politics)在英語裏主要有兩個含義,一個是堅持某種意願和觀點,最終能達到制定法律,進而通過掌握政權制定國策,達到施政管理的目的 (the art and science of directing and administrating states and other political units)。

另一個意思是利用權宜,詭計和手腕以求達到個人目的 (intrigue or maneuvering within a political unit or a group in order to gain control or power)。 政客擅長此術,這種人言行完全沒有原則,信念,哲理。有的是如何利用他人,見機出擊,阿諛攀附,一切只為能實現個人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在你我生活中,在工作的同事中,在社會政治事務中,此種人相信大家已見得很多。昨天可以見他為爹,今日卻認她為娘,這種人從政乃十足的政客,明眼人很快就會看出,不久就會被人所唾棄。在生活中認此種人爲友,不是被他/她所利用,就是維繫一種互相利用關係,總是有雙方廢棄對方的一天。縱觀歷史,此種人比比皆是,實在是不足掛齒。

然而,如果一個人堅持自己的理念,不遺餘力地為之努力,去宣傳說服,以爭取到衆人的認同,去競選參政,進而治國施政,不管你是否認同此人和其所堅持的理念,他/她就是一位政治家。傑出的政治家就在於他們成功地實現了他們的理念。歷史上有無數傑出的政治家,毛澤東、邱吉爾、希特勒… 然而,政治家並不一定偉大。偉大的政治家們不僅僅是在於能堅持了他們的理念,而且更贏得了人民對他們的信任,人民給予了他們施展理念的政治舞臺,例如林肯、甘地、撒切爾… 我們不能不為他們的獻身於自己的理念,並且為他們在社會歷史發展上的偉大貢獻為之敬佩,我們有今天的自由生活空間, 就是因爲有了他們過去爲此的奉獻。

在民主制度的社會中,政治是理念的競爭(politics is competition of ideas)。如果你見到一個人站在大街上叫喊一個與你無關的觀點,你也許會一笑了之;如果你看到某一派社會勢力越來越強,你可能想一躲了之;但如果你面對一個由錯誤的理念,昏庸的官吏所組成的政府,那你就不可能一笑了之。你也許會感到無奈,感到氣憤,因爲你不可能躲過,因爲她影響著你,你的家庭,你生活的一切。

當你尚未被紐西蘭接受為居民之前,你就是在它的管制之下。誰家沒有一本“移民經”的苦水帳?在你毫無反抗之力的時刻只有任人宰割了。從你踏上這片‘白雲之鄉’之日起,你的一切都在政府的掌控之中,開車有交通法,上學有教育法,開party有噪音法,工作有雇傭法,旅遊有環境保護法,管教孩子有家庭關係法。即使你不吃不喝,不與人打交道,也逃不掉稅法,稅務局還要管著你。所有這一切一切的法律,法規都是由國會以及中央和地方政府通過制定的,而國會的成員組成,執政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組成都是由代表民意觀點的個人和政黨的‘按民主選舉的比例組成的’。換句話說,就是由像你我這樣普通的平民百姓的意願的表達而產生的直接結果。這種選舉的過程和結果就是政治。

你可以說我不關心“政治” , 可你不可能說“我不關心我自己” ,更不可能說“我不關心我的家庭“。 你走在路上受人無端冷落謾駡,孩子在學校受人嘲笑,家中被盜賊數度光顧,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開生意處處受到刁難,層層被扒皮,打工受欺無處申冤,辛苦勞作十年無收;你眼看著身邊的親人朋友一個個因此地不能實現他們的生活理想而再度移民奔走他鄉,相信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關心。你想日子過得好些嗎?想要關心自己的利益嗎?那就去關心並參與政治,因爲政治是利益的代表,是利益的實現。

在一個民主制度的國家裏,你有天生賦有的權力(表達權)和資格(人人平等的資格),但是這並不等於你就實現了你的利益。你想讓這個政府更有效率,家居更安全,勞作更有收穫,社會更平等,那就一起來關心關心政治吧。因爲在這社會中,您的權力是天賦的,您的利益是靠爭取來的。一個人也好,一個族群也罷,一個國家也是亦然。如果你或者我們大家都不為自己的利益而關心,而爭取,就更不能期望別人會送上門來。

衆所周知,在新西蘭的歷史與發展過程中,1865年以後到二十世紀初,曾經有華人來到新西蘭淘金。他們始終沒有獲得公正平等的政治待遇,不斷受到歧視和排斥。他們沒有選舉權,大都與社會隔絕,生活在社會的底層。

大家應該還記得一九九八年五月發生在印尼的對華人的慘酷迫害,正是由於在印尼的華人首先就沒有政治地位。雖然他們在印尼的國家經濟發展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雖然在印尼的華人歷史已有至少幾百年,多數華人已不會講中文,但是他們卻長期遭受著歧視和虐待。

印尼華人的悲慘遭遇當然不會在新西蘭這樣一個民主國家發生,今天的紐西蘭華人社會地位也與一百年以前大不相同, 但政治依然包羅我們的日常生活,您是否感覺交通太擁擠了、油價太高了、交納的稅該減少了、移民政策不合理了……,你的這些感覺和要求應該告知政府,影響社會,要有您的利益發言人在國會爲你講話,從而影響政策的制定。

目前在新西蘭的華人約有20萬,占總人口的5%。他們在各個領域勤奮刻苦地工作,爲新西蘭的社會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非常值得尊敬。但是真正地被尊敬和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擁有相應的“聲音”並非易事。被尊敬的直接體現就是不僅要承認華人的貢獻、而且要保護華人的利益與政治社會地位,充分實現華人社區在國家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發展等方面的平等參與。在新西蘭這樣一個推行多元文化政策的國家,華人只有積極參政,與主流社會加強溝通,華人的聲音和願望才會被聽到和被關注,才會被整體社會所尊重和接納。

不少大陸來的朋友們一談‘政治’臉色就變,最少也是感到噁心厭煩,採取避而遠之的態度。來到紐西蘭好不容易能過上了清閒的日子,這輩子也不會去沾政治、政黨之類的煩惱。我真是理解這些朋友的心情,回想我來紐西蘭之初,自己也是抱有這種想法。可是在紐西蘭住久了,我就明白了‘此時非彼時,此地非彼地’的道理。過去是想思考不允許自我思考,想發言無處發言,想爭取還可能引禍纏身。而在這裡,是給你權利,聼你發言。你自己若不用,無人責備你,可你不發言,不爭取,也別怪人家不關心你,不聼你的意見。不要怪社會不盡人意,不要怪政策如何不合理,因爲你沒有去爭取。請這些朋友記住:你可以不參與政治,但是你永遠也躲不開政治,也永遠避不掉別人的施政於你。所以我衷心的勸朋友們,在這個自由開放,又是利益和觀念激烈競爭的社會裏,好好的利用你的權利,關心你自己,關心這個國家,更加積極的關心並介入本地的政治事務。

2004年7月25日星期日於奧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