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說話的時候到了!

2008.06.25

今年的6月是個不尋常的月份,從6月7日到16日,三位無辜的亞裔人士倒在犯罪分子的槍口下、拳頭下和車輪下。先是31歲的印度裔老闆Navtej Singh先生7日晚在自己的酒鋪中被劫匪開槍打死,再是11日傍晚80歲的華裔楊老太太被闖進家裏的歹徒無緣無故毆打致死,最後是16日下午,39歲的麵包店經營者王劍女士在Manukau市中心停車場被歹徒搶走提包、又被開車撞死。

一樁樁令人髮指的罪惡,就發生在我們身邊,今天,遇難的是這三位不幸的亞裔同胞,明天,就有可能是我們自己或我們的家人。

我在新西蘭生活二十多年了,從沒有見過社會治安如此之差、從沒有見過歹徒如此猖獗。

憤怒的人們罵員警無能、壞人越抓越多;罵法官心慈手軟、對罪犯判刑不嚴;罵監獄管理不善,罪犯服刑不滿就被放出獄、繼續罪惡。

很多人以為是員警、法官和監獄的共同失職,導致如今罪犯越來越有恃無恐,無法無天。 實則不然,我們的員警、法官和監獄是盡職盡責的,他們是在按照要求、規定、法律行事。他們沒有錯,有錯的是我們的司法體制。

導致如今罪犯猖獗、人們越來越沒有安全感的根源是因為我們的法律有太大的漏洞。 歹徒們之所以有恃無恐,也是因為他們清楚現在軟弱的法律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還記得李滿潮嗎? 還記得他家中一年三次被盜、連保險箱都被抬走的案子嗎?還記得員警抓住了小偷、可小偷一句話“錢花光了”,這個案件就不了了之嗎?還記得偷了李家許多錢的小偷居然用納稅人的錢 - 法律援助金 – 讓律師為自己辯護嗎?還記得2005年李滿潮萬般無奈所發出的“我要求同小偷同樣的權利”的悲憤呼聲嗎?

2005年3月,我和李滿潮共同發起了簽名請願活動,要求改變現有軟弱、不公平的過度保護罪犯權益的法律制度。簽名運動得到了成千上萬人的回應,簽名者有很多華人、還有不少Kiwi和其他族裔人士。

請願書上,我們要求民眾不僅應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才能夠自衛,在自家財產受到侵犯時也應該有自衛的權力,因為在民主自由國家,個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

請願書上,我們要求加重對青少年罪犯的懲罰,對未成年犯罪者要追究其父母或監護人的經濟責任。我們要求國會制定法律規定父母或是監護人承擔其監護物件給受害人造成的經濟損失,因為一個健康的、有希望的社會一定是由有社會責任感的公民所組成。 請願書送到了國會,可結果如何呢?一直壓了三年,國會法律特別委員會到現在 都沒有給以討論。我任國會議員期間曾就此事質詢法律特別委員會主席Peter Don 先生。他的回答很簡單 :太忙,沒時間。

三年多了,都找不出時間。這顯然是藉口。

成千上萬張簽名請願書,張張都是發自民眾心底的呼聲,可如果不入執政黨的眼睛,不合政府的胃口,再多也給你石沉大海。

找藉口推託其實不奇怪,看看如今是哪個黨派在國會裏佔據多數席位,就清楚9年來為什麼民意不能在立法和施政中得以體現。

怎麼辦?任由新西蘭的法律秩序越來越差、歹徒越來越猖獗嗎?

當然不行。

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修改現法,而實現這一目的的唯一先決條件就是要選擇好哪個政黨的政策能真正的代表我們權益和心聲。

民主國家,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用你我手中的選票說話。

大選年到了,我們說話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