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道問答題

 

1 作爲華裔參與紐西蘭主流政治,你選擇行動黨這樣一個小黨出于怎樣的考慮?難道你不覺得加入一個大黨會對實現你政治抱負、服務華社作用更大嗎?

答:我參加行動黨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理念。行動黨的政綱比如主張自由經濟發展、減少政府幹預、減稅、多勞多得、堅持種族平 等和嚴懲罪犯的政策,我認為這些都是非常符合華人社會價值觀念。我在新西蘭生活已有20多年。從我長期對新西蘭社會和政治的觀察,我認爲行動黨是一個旗幟鮮明﹑堅持原則、很有骨氣的政 黨。

當然,作爲小黨國會議員候選人會受到影響力、財力和資源方面的種種限制。但對我來說,不可能爲了達到進國會的願望就違背自己的信念去選擇大黨。 當議員並不是我從政的最終目的,我從政是因爲我看到這個國家所存在的種種問題,我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使這個國家變得更加美好,使我們的同輩人和我們的下一代能在此安居樂業。

我並不認爲選擇小黨就難以施展自己的抱負。新西蘭實行的是MMP選舉制度,在這一制度下,任何大黨都不大可能離開小黨支持單獨執政。小黨在大選中的結果會對紐西蘭大選後出現一個什麽樣的政府 - 是中間偏左還是中間偏右 - 起著關健作用。而且,就我個人的觀察和經驗來看,少數族裔議員在大黨中起到的作用遠不如在小黨中的作用大。因爲在大黨中,你是幾十之一,在小黨中你是幾分之一,也就是說在大黨裏的聲音小,小黨裏的聲音大,分量完全不一樣。

2 盡管你多次說過本屆大選不參加黨內排名是行動黨和你的共同選擇,但很多華裔選民私下會爲你"叫屈",請問,不參加黨內排名到底是形勢所迫,還是真的是個人的選擇?

答:當我得知國家選舉委員會將劃分出一個新選區Botany的時候就開始做調查, 分析、研究這個選區的情況,並與家人、朋友和行動黨高層有過多次討論。Botany選區有33%的亞裔選民,基于我的文化生活背景,可以與這部分選民有更多的共鳴。雖然這個選區仍有近70%的非亞裔居民,但如果能做好深入細致的工作,國家黨的支持者也許會意識到如果行動黨候選人在選區勝出,大選後對國家黨組成的政府非常有力。因爲MMP選舉制度下,沒有大黨可以單獨執政,而只有獲得行動黨的支持,國家黨的減稅、刺激經濟發展、減小政府開支的 政策才能夠完全得以實施。我有意把參選精力集中在選區上,爭取在選區勝出。

最後,我主動提出要求選擇不參加黨內排名來到Botany選區競選。這樣,選民看得更清楚,王小選必須要得到選民的個人選票才能進入國會,而黃議員不需要個人選票,只靠黨內高位排名一樣可以進入國會。這對自我是個挑戰,顯示了我希望能夠成爲真正的民選代表、在國會中爲選民服務的決心。

3 您對三位華人角逐同一選區是怎麽看得?您在Botany選區樹立的競選廣告牌引起很大爭議,你對此如何看待?

答:我認爲三個華人候選人在一個選區角逐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在民主國家裏做公仆,首先要取得民衆的信任和支持。如何取得,當然是通過競爭的方式。

我在Botany 選區的廣告牌之所以引起關注和爭議,是因爲國家黨Botany選區的候選人黃徐毓芳議員聲稱廣告牌上的資訊是在宣傳、鼓勵選民們投票給她和國家黨。

對于黃議員這種做法,我只能一笑置之。我的看板內容很清楚:"Vote Kenneth Wang, get Wang + Wong",把選票投給王小選 ,這樣Botany選區就可以得到王+黃兩位國會議員爲選民服務。黃議員不需要您的個人選票可以同樣進入國會;而我則必須靠您的個人選票才可以進入國會。把候選人選票投給王小選(Kenneth Wang),可以得到兩名國會議員爲選民服務,這是MMP選舉制度給選民帶來的益處。

其實,選戰中,競選雙方以不同方式提及對方是件平常事。國家黨這麽做,工黨也這麽做。2005年大選中,國家黨不論是大廣告牌還是小宣傳卡都印有工黨的政策、顔色甚至工黨領袖Henlen Clark 的頭像。而今年工黨的電視競選廣告中也專門用John Key 的兩張頭像和John Key的有關國家黨政策來說事。同兩大黨的做法相比,我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在我看來,這個廣告牌爭論之焦點在于是成全一個人的政治抱負還是以集體利益爲優先?黃議員已經是四屆國會議員了,但都是依靠黨內排名進入國會。她希望贏得選區議席提高個人在黨內的聲望和職位之願望可以理解。但我們面臨的事實是,目前亞裔在國會120個固定議席中只有一名工黨的印度裔議員和黃議員。亞裔占全國人口的9.2% ,應該在國會擁有更多的議席代表爲他們的利益呐喊。黃議員憑借黨內第20名排名完全能進入國會,她即便是贏得Botany選區的席位,並不能增加國家黨的總議會席數。而如果行動黨贏得這個選區議席,而這意味著大選之後行動黨和國家黨的聯合政府是一個更穩定、更有效的新政府,有助于國家向一個光明的方向改變。

4 你對華裔議員在代表華裔、代表黨派、代表國家這三個不同層面,是如何定位與平衡的?

答:首先,我認爲這三者之間從整體上、原則利益來看是一致的,不存在衝突。 我認爲行動黨的政策不僅僅符合國家的利益,也非常符合少數族群的利益。華裔族群是紐西蘭國民群體的一部分,是紐西蘭多元文化的一部分,是爲紐西蘭經濟建設作出傑出貢獻的力量之一;因此,華裔、行動黨和國家之間不存在任何根本利益上的衝突。

華裔群體作爲少數族群,與紐西蘭的主流文化、價值觀念和習俗之間的存在差異。我們應有我們自己的特殊的合理需要, 需要有在國會中有自己的代表。

我認爲華人議員應當深入了解華裔社區的需要和願望,促進華裔群體與當地社區的文化交流,向國會傳遞華人的心聲和訴求,爲華裔社區爭取我們正當的利益是華人議員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

5 如果能如願進入國會,你覺得應如何發揮一名小黨議員的作用?

答:小黨議員同大黨議員在國會中都是平等的,立法投票時每位議員(不論來自大黨、小黨)所投出的票都是同等分量的。新西蘭MMP制度的設立讓代表不同社會階層和群體利益的小黨有發言的權利,以最大限度地體現政治民主。小黨在國會中起著與大黨組閣並監督大黨的關鍵作用。如果能夠如願進入國會,我將用我全部的熱誠和努力來代表民意、服務民意,在任何立法決策上體現出民衆的心聲。

6 行動黨在政綱中非常強調治安和法律問題,這也是選民們關心的,有關這方面,行動黨將對新一屆執政黨、政府,提出哪些具體的政策動議?

答:今年行動黨在治安問題上提出了很多新的理念,其中包括重新實行監獄私有化,改革現有監獄系統的管理有效性,減少犯人在服刑期間給納稅人帶來的巨大負擔。行動黨提出要在12個月內促成增加$10億紐幣用于治安支出和增加一線警員人數,恢複社區警察體系,保障受害人權利,包括增設晚間法庭措施以加速法庭審理時間,減少不公平的滯後。

根據行動黨對犯罪"零度容忍"政策,行動黨將,

1)派遣更多一線警員出現在您需要的第一時刻;

2)盡早幹預並預防青少年犯罪;

3)犯人必須服滿刑期,完全廢除自動假釋制度,如有多項罪行,需要連續服滿每項刑期,不可合並服刑。

4) 連續兩次犯罪者第二次判刑時應獲同類罪最重刑。第三次犯惡性罪者,應被判爲25年監禁,期間不得假釋。

5) 要求廢除"反掌罰法", 將教管孩子的權力和責任交還家長。家長要對未成年子女的犯罪承擔道德和經濟上的責任;要從社會和家庭層面鏟除犯罪根源。

行動黨對犯罪"零度容忍" 的政策綱領推崇"受害人權利優先"的觀念,要求警察體系以社區民衆利益爲本,對警察的評價要看犯罪是否減少、社區是否安全和社區滿意度是否提高。另外,要去除繁瑣的官僚章程,警察系統應非政治化。

7 如果競選失敗,你是從此專心個人事業發展,還是志在東山再起呢?

答:不論競選成敗,我爲紐西蘭社會服務的想法都不會變;不管是在國會內還是在國會外,我都不會放棄自己的信念。從政只是服務社會的一種形式,爲社會服務的途徑很多,我並沒有把當議員作爲自己人生追求的目標。我是從一個紐西蘭人、從紐西蘭華人的觀點來看待和關注國家的前途和命運。

8 你是如何看待華裔積極參與紐西蘭主流政治的?你對有志"後來者"有何建議?換句話說,華裔參與主流政治,需要做哪些必不可少的准備工作?

答:從這幾年華人群體總體來說,參政、議政意識有很大提升。但我認爲華人族裔群體要在紐西蘭政壇上取得自己應有的地位還有很漫長的道路要走。現在國會中120位議員中華人只有一位。許多華人關注的實質性問題都沒有解決,比如治理治安犯罪問題、爲中小企業發展創造良好環境問題、對勞動者的回饋問題和人材流失問題等沒有解決。作爲華人的一員,我認爲我們華人作爲一個族群行動得還不夠,我們要更多地向社會發出我們的聲音;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得到重視,才能爭取到自己的權益。

我希望有更多年輕有爲的年輕華裔關心本土政治,積極廣泛地參與本地社會的方方面面,特別是政治生活。我希望看到有更多的優秀華人走進國會。